邢台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考试 > 正文内容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正文 正文_第208章 这是要跳江?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邢台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段飞终于确定云诗彤真的喝多了,否则,绝不会说出这么不切实际的话。

    段飞没开车去大海,他本事再大在S市也找不到旅游性的沙滩海湾,不过看着身边云诗彤嘴里不断嘟嘟囔囔的看大海,段飞没办法直接调转车的方向来到了滨江大道。

    这里没海,可是这里有条大江。

    这里也没海滩,不过却有一条精致的石板路。

    停好车,段飞抱起半梦半醒嘴里还不断嘟囔着要看大海的云诗彤走向滨江大道。

    “到海边了吗?”云诗彤嘟囔着问道,一双美目迷离的眯着,仰头看着抱着自己健步如飞段飞的脸,好似有些认不清的样子。

    “马上就到了。”段飞说着,走上台阶,松口气:“到了。”

    云诗彤眼睛顿时一亮,嗖的从段飞的怀里蹦到地上,第一时间便是拿掉了自己高跟凉鞋,一手拎着一只鞋子,赤裸着一双小脚奔着水声跑去,可是跑了两步就觉得不对劲,抬头看看四周,又看看脚下的石板路,回过头来瞪着段飞生气道:“你骗我,这里根本不是沙滩。”

    “大姐,这里是S市滨江大道,你让我去哪里找海滩啊?”段飞一脸哭丧的走到栏杆前,恨不得跳下去一了百了。

    云诗彤听了一愣,此时醉酒的云诗彤就好像是一个纯真的女孩子,歪着小脑袋仔细的看着段飞想了想,好像段飞说的不错,这才点点头:“好吧,我不为难你了。”

    “恩恩。”段飞飞快点头,松口气。

    此时的云诗彤和白天的高贵冷艳完不同,仿佛是回到了孩童时期的孩子,拎着两只高跟鞋,也不理会石板路是不是脏,一双白生生的小脚在上面欢快的跑来跑去。

    段飞叼着香烟靠在栏杆上,始终看着在石板路上蹦跳的云大美女,心中有种做梦的幻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想不到云诗彤喝醉后山东哪家医院在治疗癫痫病方面靠谱还有这样的一面。清醒时如女神,醉酒了如孩童?

    好似跑的累了,云诗彤看了段飞一眼,然后快速的跑了过来,趴在段飞身边的栏杆上。

    愣愣的看着面前流动的江水,忽然转身扬起头来:“段飞,你爱我吗?”

    “爱。”段飞毫不犹豫的点头,如果他不爱云诗彤早就离开了,何必坚持到现在。

    云诗彤此时好似已经真的醒酒,很认真的看着段飞,眼神明亮无比。

    就在段飞以为云诗彤又要问出什么问题时,她却忽然扬起小手把手里两只精致的高跟凉鞋扔到了滚滚江水。

    “你要是真爱我就去把鞋子给我捞回来。”

    云诗彤扭头看着段飞,巧笑嫣然,抿着嘴角的挑逗表情,绝对是个倾城祸国的妖精。

    段飞一下子傻了。

    段飞叼着香烟,一脸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云诗彤,见她一脸认真,虽然在笑,可是眼睛却十分的明亮,不像是在开玩笑。

    “好!”段飞一龇牙,吐掉嘴里的烟头,右手在栏杆上猛地一按,身子顿时腾空飞起,“噗通”一声跳入了黄浦江。

    “段飞……”刚刚还娇笑如妖精的云诗彤猛地睁大了眼睛,发出一声惊呼,小手猛地抓住眼前的栏杆,恐惧看着下面套套江水……

    江水不急,可是却很深,而且浑浊。

    浪花翻滚,哪里有段飞的影子。

    云诗彤一下子慌了,眼泪刷的流了出来,原本只清醒了一半的脑袋这一刻彻底的清醒过来,她原本只是为了故意为难段飞,谁让这个家伙总是自己自己吃亏,却没想段飞真的跳了下去。

    这个混蛋,他不知道这是大江啊,他也敢跳?

    想起段飞跳江前对着自己的龇牙一笑,很癫痫要做哪些检查确诊苦涩很无奈的表情,云诗彤的心一阵剧烈的疼痛,顿时泣不成声,猛地抓住眼前的栏杆就要往下跳……

    然而就在这时,她的眼睛忽然不可思议的瞪得溜圆。

    江面上水花一翻,露出段飞半截湿淋淋的身子,抬头对着云诗彤龇牙一笑,高高举起右手,抓着一只湿淋淋的高跟鞋:“老婆,只找到一只,另外一只可能被冲到下游了,我再去找找看。”

    云诗彤还没来得及开口,段飞的身子已经再次沉入了江中。

    “扑哧,这个家伙。”

    看见段飞那可怜的样子,云诗彤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过看见段飞没事心中也终于松口气,止住了自己也要跳下去的冲动,不过心中却依旧担心,一双小手使劲的抓着栏杆盯着江面。

    一分钟,两分钟……

    足足过了五分钟,江面上浪花滔滔,却再也不见段飞的身影冒出来。

    云诗彤的心中越来越担心,终于变成了恐惧,抓着栏杆使劲的翘起右腿跨在上面就准备跳下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奇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老婆,你在干什么?”

    “啊?”云诗彤的身子一激灵,扭头看向声音来源,只见黑暗中一个人影快速的走来,正是段飞。

    此时的段飞说不出的狼狈,浑身湿淋淋的,肮脏的江水顺着裤管不断的往下流着,灌满了皮鞋,上身的衣服早就脱了被左手拎着,还有一只同样滴答着江水的高跟鞋,空余的右手正在使劲的甩着脸上的脏水……

    看见云诗彤盯着自己猛看,段飞尴尬的晃晃手里的高跟鞋:“另外一只不知道冲到哪里去了,怎么都找不着。”

    云诗彤木雕泥塑一样保持着跨栏跳江的动作。

    段飞走到近前,看着云诗彤那古怪的姿势,奇怪道:“你这是要做什目前治疗特发性癫痫病的新技术么,该不会是要跳下去吧?”

    “我……”云诗彤终于回神,这才注意到自己此时的姿态,赶紧从栏杆上下来,看着面前赤裸上身的狼狈不堪的段飞,还是有点回不过神来。

    她刚刚明明一直盯着江面,这个家伙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老婆,这天也不早了,要不咱们先回家吧?”江风本来就冷,段飞又在江里泡了这么长时间,此时被风一吹,顿时激灵灵打个冷战。

    “哦。”出乎意料,云诗彤这次没有再反对,乖乖的点头。

    段飞心中纳闷,不过却没多想,今天云诗彤的表现已经完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就算现在云诗彤让他再跳下去捞另外一只高跟鞋他也不觉得奇怪。

    看看自己浑身湿淋淋的狼狈样,苦笑着抬起头来:“老婆,我现在身是脏水,可不能抱你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自己能走了吧?”

    “嗯。”云诗彤又是轻轻点头。

    段飞松口气,一双眼睛落在云诗彤的一双白生生小脚丫上,忽然弯腰,脱下了自己脚上的鞋,把里面的水倒掉,放在云诗彤面前,咧嘴一笑:“你的鞋子找不回来了,小心扎着脚,先凑合穿我的鞋吧。”

    “那你呢?”云诗彤愣愣的看着段飞,她也知道前面有段路不好走。

    “我皮糙肉厚的,没事。”段飞没心没肺的笑道,又使劲擦了把从头上留下来的江水。

    云诗彤没有说话,看看狼狈的段飞,又低头看看面前一双大号的男士皮鞋,鼻子一酸,差点没哭出来,没有任何反抗的弯腰把鞋子穿上,向着停车方向走去。

    段飞这才长出一口气,赶紧赤着脚跟在后面,想起今天这发生的一系列还感觉跟做梦似的不真实。

    来到奥迪车边段飞强硬的拒绝了云诗彤要求开车的荒唐想法,别看云诗彤现在清醒了点,可刚刚喝了那么多酒,万一出车祸就麻烦了。

   &n患上癫痫病一般使用什么药物进行治疗呢?bsp;“段飞,以后不准再跳江了。”车里,云诗彤忽然开口。

    刚刚启动车子的段飞愣了一下,古怪的看了眼身边美女,心说老子也不想跳啊,关键是你让我跳的啊。

    “你知道吗,刚刚见你总不上来,你吓死我了。”云诗彤转过头来,看着段飞,一脸泪水,神色中是后怕的表情。

    段飞这次真的有点傻了,心说逼我跳的是你,现在不让我跳的也是你,这到底什么事啊,现在还哭哭啼啼的。

    “开快点吧,别感冒了。”轻轻说了一句,云诗彤转过头去,微微的闭上眼睛,身子蜷缩在了座椅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一下段飞终于有些反应过来了,开着车在马路上疾驰,一边偷偷的不断看身边脸蛋粉红闭目养神的云诗彤,心说这云诗彤不会是被自己跳江的事情给感动了吧?要不然为什么会这种表情呢?

    他越想越是有这种可能,不由得咧嘴无声一笑,奶奶的,早知道这样能感动云大美女他早就跳江去了,就是多跳两次都没问题啊。

    “老婆,不生气了吧?”段飞小心翼翼转头问道。

    “生气。”云诗彤眼也没睁,声音冷冰冰的。

    段飞吓得一咂舌,不敢随便开口。

    云诗彤此时却极不平静,她确实是被段飞的跳江给感动了,还不是一般的感动,等了五分钟都不见段飞上来的那一刻,她的脑海里没有任何的想法,唯一的念头就是跳下去陪段飞一起死。

    而在段飞从黑暗中走向自己的一瞬间,如果不是历来的理智强自压抑着,她真的想什么都不顾的扑到这个男人的怀里。

    她曾在年少时不断奢望自己的浪漫爱情,直到爸爸对自己说她有个未婚夫后这个梦想最终破灭,段飞的出现打破了她对爱情的向往,而段飞的吊儿郎当和花心无赖更让她不止一次的为自己感觉到悲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pvf.com  邢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